南喃

杂食,主周叶 喻黄 昊翔 韩张 双花
更新时间不定 大概周更
有条件会多更
很可爱 欢迎勾搭

 

【周叶】因缘(一)

*夫子叶×贫民大院周

京城,是一国之都,繁华热闹,但却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光鲜亮丽。

正所谓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,同样,繁华的某个角落,也存在着贫困。

周泽楷现在攥着拳头,手心汗津津的。他手中抓着的,是大院中好不容易凑出来的十几文钱。院长让比较稳重的他出来给病重的孙翔买几方简单的药。

他们没有资金去聘请大夫,只好凑钱买几方简单的药。

这钱是大院里人的心血,得放好,给孙翔买到药。周泽楷想着,不由更紧抓了手中的那几枚钱。

说实话,京城中像周泽楷穿着相同的人说多也不多,说少也不少,只是他们都生活在阴暗的角落罢了。

新皇上位,祸及九族,前朝的重臣悍将无一不被新皇株连。只是好歹这些重臣都有先见之明,将他们的子嗣交付与了前朝元老冯宪君。

冯宪君身为前朝元老,自然要被株连,但元老早已悄悄以假代真,逃了出来,接了那些孩子之后,带着他们在大院生活。


周泽楷喜欢发呆,走着走着就只顾低头发呆,不想竟与一人迎面撞上。

手中的几枚铜钱顿时在空中划过几条弧线,散落在地上,发出略沉闷的声音。

周泽楷大急,那是用来治孙翔的钱,必须马上捡回来。

然而为时已晚,在动荡的年代里,又怎能指望人们路不拾遗呢?

几个灰扑扑的身影顿时就一窝蜂地从不同方向簇拥而来,一转眼又散开。

而平坦的地上,空荡荡的,早已没有了铜钱的影儿。

周泽楷内疚又不知该如何,只能愣愣的蹲在那里望着地板发呆。

面前有个人蹲了下来,那人咬着根糖葫芦,抱歉地看着周泽楷。

“抱歉啊,我不小心撞到你了,那些钱我来赔你吧。”

那人拿下口中又咬完一颗的糖葫芦,如是说道。

“不······谢谢。”周泽楷干脆地拒绝。

这倒不是因为周泽楷不看重那些钱,他实在很心疼那些钱一转眼就不见了,但是他与常人不同的身份使得他不会轻易的接受别人莫名的好意。

这一点,无论是他,还是大院中的喻文州、黄少天等人亦不会如此。

因为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他们身份敏感,这点是大院院长特意叮嘱他们的。

那人似是没听到似的,把他从地上拉起来,牵住他的手离开那一处。

周泽楷张嘴想再次拒绝他。

却突然听到那人转过脸来问他:“你是要买什么吗?”

周泽楷到嘴边的拒绝不知怎么就变成了:“买药。”

周泽楷有些微微烦躁,自己不应该这样随便将真实意图告诉别人。

但他触及到的那人的眼神,以及手心传来的温度,都使他烦躁的心情没来由的安定下来。

他又听到那人轻笑一声说:“呵,买药啊?我带你去一家药房。”


微草,真是个好名字。周泽楷心想。

那人牵着他的手走进去,对着柜台的人叫唤了一声:“大眼儿,买药了。”

那人抬起头来,眼睛竟是一大一小,但长相好看。

周泽楷看了一下他的眼睛,就礼貌的移开了视线。

“叶修,又游回来了?”“是啊,这次可能要在京城定居。哎,大眼儿,有什么住处吗?”

他叫叶修啊,好听。周泽楷咀嚼了一下这名字,便赞道。

被称作大眼的男子注意到周泽楷,问:“买药吗?”

周泽楷囊中羞涩,不敢点头。

叶修倒是大咧咧地说:“男娃娃,你尽管说,我付钱。”

“不是娃娃。”

叶修愣了一下,随即捏了一下周泽楷的脸:“你怎么这么好玩啊。快说吧,不然家里人等急了。”

周泽楷依旧有些犹豫,但感觉到手心传来的温度,便报出几方药的名称。

那男子称好药之后用了个小纸袋给他装好,然后斜瞄了一下叶修。

叶修装作没有看到,对周泽楷说:“男娃娃,你有事可以来这间药房找我啊。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周泽楷只是局促地笑了笑,道了谢就离开了。

叶修望着他的背影,良久,突然问:“大眼儿,你说我长的像坏人吗?这孩子防备的连名字都不说。”

那男子看了他一眼,摇摇头:“还真没有看出你有好人脸。”

叶修作势打他:“好你个王杰希······”


周泽楷回到大院后,觉得药有些不对,不是他报的那几样药。

于是他找到了聊得最好的江波涛,将事情简要地说了一遍。

江波涛叫上张新杰,让他分辨一下那些药。

经张新杰判断,那些药可谓对症下药。

张新杰还赞叹了一句:“凭药名就能判断病情,并对症下药,是高人。”

周泽楷放下心来,毕竟张心杰一向严谨,他说是没错,那基本就没错了。

周泽楷开始煎起药来,他望着正在燃烧的炉火发呆。

炉火中渐渐浮现出叶修的容貌,他的眼神。

周泽楷眯了眯眼:应该是好人。


南喃回复状态,开了个新坑,希望不嫌弃

  44 2
评论(2)
热度(44)

© 南喃 | Powered by LOFTER